总统杯积极因素多过消极因素,安瑟期待檀香山创佳绩

泛高体娱 01-09 10:15


亚伯拉罕-安瑟(Abraham Ancer)不记得自己打这么好,却没有怎么展示出来,上一次是什么时候。

他希望好的结果在不远处。

亚伯拉罕-安瑟来到夏威夷参加索尼公开赛的时候,自信心仍旧很好,因为他觉得自己在澳大利亚上演总统杯首秀表现扎实。尽管他是国际队七名新人之一,亚当-斯科特在赛前仍然抑制不住说如果墨西哥28岁选手未能成为“我们的主要得分手”,他会感到相当惊讶。

亚伯拉罕-安瑟表现出来了,在四场团体赛中没有输一场。当单人对决赛中对抗泰格-伍兹——社交媒体虚构说亚伯拉罕-安瑟非常想咬老虎一口——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,亚伯拉罕-安瑟一开始还算坚持住了,直到16个洞之后伍兹最终制服他,启动了美国队的全面反扑。

“总统杯制造了许多好的东西,”亚伯拉罕-安瑟说,“我在许多压力下打了很多高尔夫。我将自己置于那样的环境中。当我将自己置于那样的环境下,并且向前进的时候,我成为了一名更为优秀的选手。我感觉通常情况下我变得有压力的时候,我可以更镇定一些了。”

他感觉在总统杯上每一杆都很重要,不止是对他本人,还有对整个队伍。

现在他回到了为自己而战的状态,在瓦伊莱乡村俱乐部(Waialae Country Club)的风天对抗143名选手,现场没有那么多球迷,同样电视机前也没有那么多观众。

亚伯拉罕-安瑟是15名参赛的世界前50位选手,领头羊是贾斯汀-托马斯,上个星期后者刚刚在卡帕鲁瓦赢得了哨兵冠军赛,实现了六站比赛的第三场胜利。

亚伯拉罕-安瑟仍旧在寻求第一场美巡赛胜利。2018年年底,他在澳大利亚公开赛中取胜,因此获得英国公开赛席位。去年他的表现足够好,特别是在自由球场于帕特里克-瑞德之后获得亚军,借此打入巡回锦标赛,第一次获得美国大师赛席位。

“那只是向我展示了在压力之下我需要做得更好,”亚伯拉罕-安瑟谈到自己在皇家墨尔本的3胜1负1平战绩时说,“我可以接受这个战果,当我处于那样的环境,比如打最后一轮有机会取胜,我可以回顾过去。我可以吸取教训,记起那一天我是什么感觉。”

非常棒的一个星期因为与伍兹的战斗笨拙地收场。

亚伯拉罕-安瑟在总统杯开始之前一个月被问到他希望与谁对抗。他提到了伍兹,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球员,以及墨尔本两队绝大多数人心目中的偶像。

这种说法被渲染成了挑衅老虎。他说的话被放到社交媒体上,被解读为一种提示。伍兹打得很好,激烈的争斗在14号洞点燃,当时伍兹推入了一个8英尺的保帕推杆,而亚伯拉罕-安瑟错过了大约6英尺的保帕推杆。伍兹获得2洞领先,在16号洞抓到小鸟之后,击败了他。

“亚伯拉罕得偿所愿。他求仁得仁,”伍兹在冠军新闻发布会中说。

亚伯拉罕-安瑟不希望那场失败,又或者那种叙事手法毁掉了本来很好的一个星期。

“我努力不让它伤害我,” 亚伯拉罕-安瑟说,“一个月之前我在玛雅科巴被问到这个问题。我回答说:‘在那样一个大舞台,那样一场大比赛中,我愿意与12个人之中的谁对抗?是的,很明显,我希望与从小到大的偶像泰格-伍兹对抗。那应该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体验。’”

的确如此,无论是球场上,还是球场外。

“我不止从高尔夫球场,高尔夫运动中吸取了教训。我同时从媒体那里学习到了很多,自己的话有可能如何被扭曲,”他说,“我说话的上下文肯定被扭曲了。也许老虎不知道我说话的内容。他只是从他读到的东西,听到的东西去理解,不过这样也没事。”

“这挺让人失落的,因为人们不知道我说了什么,” 亚伯拉罕-安瑟继续说,“一些人找到我,对我说:‘你真的,真的非常自大。’我说:‘什么呀?’我真是被一些话带偏了。”

亚伯拉罕-安瑟面对着宏伟的一年,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全部四场大满贯,而且基本上已经确定他将代表墨西哥角逐奥运会。

就现在来看,高尔夫回到了通常的个人运动上。他的6名总统杯队友来到了索尼公开赛上,其中包括马克-利什曼。亚伯拉罕-安瑟与这位澳大利亚选手搭档在墨尔本赢了一场,平了一场。

马特-库查尔是卫冕冠军。贾斯汀-托马斯将努力实现三年之中第二次夏威夷双响炮。可是亚伯拉罕-安瑟努力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。

扫码关注,获取更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