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勒率4名选手在RBC加拿大公开赛上登顶

RBC加拿大公开赛 泛高体娱 06-09 09:47


尼克-泰勒在RBC加拿大公开赛的前两轮与同胞大卫-赫恩(David Hearn)和麦克-维尔同组,他说星期五走上18号洞的时候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“星期五通常不是这样的,”他说,“这是我不会忘记的体验,特别是星期五,那是特别酷的。”

对于28次参加加拿大公开赛的麦克-维尔,观众给予起立鼓掌。很显然,尼克-泰勒进入周末的时候并列位于第三位,给了观众更多东西庆贺。尼克-泰勒在最后4个洞抓到3只小鸟,包括18号洞,要知道星期五该洞的难度最高。

尼克-泰勒期待成为1954年以来第一个赢得RBC传统高球赛的选手,看到星期五一早出现了一些低杆——布兰德-斯内德克尔打出球场纪录60杆——知道自己有可能打出一轮好球。

他很满意最后打出低于标准杆5杆,周末处于争冠行列。他表示经历了去年阿比幽谷的战斗之后,2019年或许可以“赎罪”。去年,尼克-泰勒在前两轮打出68-67,可是周末迅速消失。

“我感觉我处于不错的位置上,可它却从我手中溜走了,”他说,“我感觉今年准备得更为充分了,因此希望我可以打好。”

尼克-泰勒是本周6位打入周末的加拿大人,然而36洞之后,6位之中有4人都在前十位之内,包括:亚当-哈德文(Adam Hadwin)、麦肯兹-休斯(Mackenzie Hughes)和星期五打出61杆,低于标准杆9杆的本-西尔弗曼(Ben Silverman)。

61杆是赛事历史上加拿大人的最低杆,不过只是当天第二低的杆数而已。

“我们可以忽略斯内德克尔,说这是加拿大公开赛最伟大的一轮球,” 本-西尔弗曼笑着说。

本-西尔弗曼来自安大略省的桑希尔(Thornhill),距离汉密尔顿大约55英里,将寻求美巡赛第一场胜利。他与麦肯兹-休斯并列位于第七位。他说星期四之后更换了一根一号木。之前他的脚与球杆未能协调起来,导致他击出大左曲球,而不是小左曲,可是星期五,他上了所有球道。

“昨天我上了5条球道,在这里如果你错过球道,几乎无法得分。长草非常深,” 本-西尔弗曼说,“球道在这里等于好杆数。这正是我今天所做的事情。”

与此同时,亚当-哈德文,12个洞之后打到低于标准杆4杆,可是在13号洞却被喝倒彩。

多伦多为中心的观众对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阿博茨福德(Abbotsford,温哥华郊外)的亚当-哈德文掏出温哥华加人队的球衫在“溜冰场”球洞派送很不满意。

不过那是全天唯一时刻,加拿大的球迷们不支持亚当-哈德文,而后者进入周末的时候位于第六位。

他在17号洞射下老鹰,那之前在五号洞,四杆洞他已经切球进洞射下一次了老鹰,可是在18号洞吞下柏忌便丢了一杆。

尽管如此,他对未来两天就十分自信。

“我当前打着很好的高尔夫。这是关键。我在这里感觉自信而舒服,”他说,“进入周末的时候我们仍旧在争冠行列。这是主要目标。”

从争夺加拿大公开赛冠军的角度,亚当-哈德文并不是唯一的本土选手。

尼克-泰勒只落后一杆。麦肯兹-休斯在距离汉密尔顿10分钟的地方长大,肩负起了家乡英雄的角色。本-西尔弗曼则在星期五打出了本场赛事本土选手的最低杆。

汉密尔顿或许会迎来一个创造历史的周末。


扫码关注,获取更多资讯